首页 团队成员 学科带头人风采

2020年度吴阶平医药创新奖获得者王行环:学科交叉将成未来医学的“发源地”

2020-12-281330人浏览 分享给朋友

1993年9月,意气风发的王行环踏入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校园,开启博士求学生涯。“求学期间,我有幸参与了吴阶平院士对肾切除术后留存肾代偿性生长的研究课题,得到了吴老的很多指导。”王行环回想起那段时光,吴老医技求精,医德求诚的修为令他受益匪浅。

27年后,作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院长、泌尿外科首席专家的王行环,因其在泌尿外科微创医学领域的成就,荣获2020年度吴阶平医药创新奖。对此,他表示,“工作这些年来,惟恐辜负了吴老当年的教诲。这份肯定,让我之前的担心少了一些,同时也激励我,在未来的工作中继续努力。”

Q1 : 如果从1981年算起,您已经与医学结缘近40年,当初为何选择学医?后来,为何会选择深耕泌尿外科领域?

我参加高考时,第一志愿是军校,第二志愿遵循长辈意见是医科。可能因为当时16岁,年纪还小,身高、体重都不达标,没有被军校录取,于是按照第二志愿进入了医学院。学医后,立志做一名外科医生,后来遇到了非常好的泌尿外科学老师,于是选择了泌尿外科领域。

Q2 : 您和团队创建的微创等离子前列腺切除手术体系是什么?为什么说之前是一个高难度手术,如今成为基层适宜的技术?

经尿道前列腺电切被全球业内称为“金标准”,各国指南称之为一线主流手术,采用非电解质液代替空气绝缘,巧妙地将电刀应用在腔镜手术,是最早的微创外科雏形,已成为百年经典。但该手术复杂、掌握困难、风险极高,围手术期死亡率高达千分之八。

手术局限于部分高水平医院,基层医院无法开展,大量患者因不能手术,而丧失生活工作能力,是泌尿外科医生又爱又恨的手术。主要原因一是因绝缘需要,必须用非电解质液冲洗,手术过程中的水吸收导致水中毒;二是手术出血多,输血率高达14.6%;三是医生学习曲线长,仅入门就需要100例手术。

针对这三大难题,我们进行了持续20年的研究,发现了等离子组织切割效应,发明了微陶瓷绝缘构架的薄层等离子刀设计方法,研制并商品化了系列精准定位等离子手术刀及其控制平台,创建了微创等离子前列腺切除手术体系。在手术原理、手术器械及配套技术上实现了系统突破,破解了前列腺电切的难题,改变了前列腺增生症的外科治疗策略和模式。

与原有金标准手术关键技术的先进性比较,微创等离子前列腺切除手术应用至今,未见死亡报道,无水中毒发生,出血减少了80%以上,住院时间缩短了40%以上,学习曲线大幅缩短,已成为安全易学的基层适宜技术。

Q3: 近年来,“产学研医”成为一个助力健康中国建设的热词之一,以您的亲身经验来看,若想达到“产学研医”的高度融合,关键因素有哪些?

过去我们各个学科和国外都有差距,国外的临床医学也比我们发达,所以长期以来,我国专利药品和医疗设备都是被国外企业垄断。近年来,在政府主导、行业推动和各行各业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下,我国各行业的技术能力和质量水平显著提升,现在无论是基础学科、制造能力,还是临床医学水平,基本都与国外持平。未来在临床医学领域中,相信会产出更多引领国际的创新研究成果,这是时代的必然。

但相较国外,我们在“产学研医”融合方面依旧比较弱,可供借鉴的经验不足,在不断探索完善的过程中,机制创新是关键,我们要以实际需求为导向,构建长效的合作机制。

Q4 : 学科交叉对于医院的持久发展,以及医疗创新的持久创意有哪些意义?

近期,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下称国家基金委)成立第九大学部——交叉科学部。这是自从2009年医学部划分成立出后,国家基金委时隔11年再次成立新的交叉科学部。这无疑体现出国家对交叉科学的重视,及发展交叉科学的决心。

纵观医学的发展历程,不难发现,医学不断地在与其他学科交叉融合,应用其他学科的技术发明。举个例子,比如显微镜,作为物理学上的发明,它推动了医学的发展。

多学科交叉必将成为未来医学的“发源地”,它对医院的意义不言而喻。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也一直重视交叉科学与学科交叉,一直在围绕“学科交叉与交叉科学”进行实践与探索。在武汉大学内部,我们最早提出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交叉融合,如今在医工、医理交叉融合方面做的不错,与遥感测绘学院、物理学院、化学学院、电子信息学院、计算机学院等学院都展开了深入的交叉合作。

Q5 :临危受命担任雷神山医院院长,回想那段经历,令您印象深刻的时刻有哪些?

在疫情最艰难时刻,我和团队带领来自全国286家医院的3202名医护人员和1500名后勤志愿者,与13000名建设者一起,短短的十天,迅速建成拥有32个病区、1500张床位的“重症救治堡垒”,体现了“中国速度”。

这些医护人员、志愿者和建设者们都是冒着生命危险、主动请缨报名来到雷神山,不求回报,只为守护家园,这段经历让我更深刻的理解了奉献精神与家国情怀。

Q6 :您与团队如何做到雷神山医院近98%的救治成功率、医院零感染、安全生产零事故、环境零污染的抗疫成绩?

科技和管理的创新,给了我们团队很大的支撑。

在科技方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作为雷神山的支撑医院,是全球最早发现新冠肺炎病毒基因序列的医院,是全球首家有能力开展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医院,也是全球首家应用ECMO治愈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

而我本人主持制定并发表全球第一部符合WHO标准的英文指南,主编第一部中文诊治书籍,以通讯作者在JAMA、Lancet等权威期刊发表多项新冠临床研究,单篇被引次数最高超过1万次,多篇论文被WHO、美国CDC等指南采纳,位列“中国专家新冠肺炎国际论文学术影响力百强榜”第5位,我们团队共有10人入榜。新冠病毒是一个全新的问题,在不断地探索过程中,向科学要答案,而科技创新为我们提供了强有力的武器。

在管理方面,我们团队创新采用大部制的管理模式,组建了医务管理组,后勤保障组,综合协调组和党建人事组等四个管理组,以解决实际问题为出发点,简化流程,提高效率,使医院保持科学高效有序地运行。


原文转载自“吴阶平医学基金会”官方公众号。

© 2014 - 2021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  鄂ICP备14010630号|技术支持:西安渔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